技术支持

要账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李先生

手机:191-9826-6463

电话:191-9826-6463

邮箱:191-9826-6463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武珞路442号中南国际城A座

讨债百科

武汉要债:剖析不真正连带责任制度

  • 作者:超级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22-08-23
  • 点击:422次
剖析不真正连带责任制度 [案例]被告何某为家中亡人做斋事而在自家门前到被告冯某屋后处搭建一油布棚。翌日,被告张某应何某之聘请,邀请陈某等数人到何家一起做斋事。当日中午,陈某和其他应邀之人在何某家安排的油布棚内吃饭。饭间,被告冯某家正处拆除过程中的房屋后墙突然倒塌,坐在油布棚最南端的陈某等数人被当场砸伤。陈某被急送医院治疗,医院诊断其右侧四根肋骨骨折,左胫腓骨上段粉碎性骨折,第一腰椎爆性骨折等,经法医鉴定为9级伤残。陈某经治疗22天后出院,共花去医药费 20832元。事后,陈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冯某、何某和张某三被告共同赔偿医疗费等各项费用合计76364.43元。   法院查明,何某家为做斋事搭建油布棚,油布棚南端立柱到冯某家后墙距离为2.72米,冯某家拆除的房屋后墙高度为3.07米,所搭油布棚有部分在冯某家后墙宅基地内。被告张某邀请陈某等到何家做斋事,张某为负责人,和何某家结帐,陈某等人只从张某处拿工资。   [评析]这是一起因第三人侵权导致受雇佣人遭到人身损害而引起的赔偿纠纷案。本案值得研究之处在于:1、本案所涉及的基本法律制度及武汉讨债其基本特征?2、侵权人和雇主在本案中的关系?3、如何确定两方被告的诉讼地位?   本案陈某到何某家做斋事,系受雇于张某,张某作为负责人与何某发生经济结算,对陈某等人只发给工资,陈某与何某并不发生直接的关系,应认定张某与陈某是雇佣关系,张某是雇主,陈某是雇员。陈某在何某家劳动系履行雇佣合同,从事雇佣劳动。期间,陈某受到第三人的侵害致人身损害。冯某作为墙体主人未尽到管理注意义务,对陈某负有赔偿责任。而事主何某在搭建油布棚时未尽到注意责任,且安排陈某等人在不安全的油布棚内吃饭,对陈某的人身损害同样负有责任。故冯某和何某共同为陈某的侵权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陈某的继承人向张某主张赔偿于法有据,他们也可向侵权人冯某和何某主张赔偿。对雇主和侵权人能否在同一案中以共同被告提起赔偿之诉?侵权人与雇主的责任关系如何处理?这要从不真正连带责任谈起。   不真正连带责任,源于德国法,由连带责任发展、衍变而来,指多个债务人基于不同的发生原因而对于同一债权人负有以同一给付为标的的数个债务,因一个债务人的履行而使全体债务均归于消灭。它有一些基本的法律特征:一是多个债务人基于同一事实原因对债权人分别负有债务。本案中冯某、何某作为侵权人依法应对陈某承担赔偿责任,而张某作为雇佣关系中的雇主以陈某的受伤害亦负有赔偿责任。冯某、何某与张某构成了两方责任人,共同对权利人陈某承担赔偿责任。两方责任人承担赔偿责任的是同一的事由,即冯某家后墙倒塌致陈某受到伤害。   二是多个债务人对债权人负有同一内容的给付。陈某遭到墙体砸伤,产生人身损害赔偿为本案的给付内容,冯武汉要账公司 某、何某和张某所应承担的就是这一给付内容。   三、数个债务人的给付义务相牵连具有偶然性特征。侵权人冯某、何某与雇主张某如果不是因陈某受到人身损害并不会产生责任上的牵连,他们产生责任上的牵连仅是因为雇佣关系和侵权关系发生偶然性聚合,冯某、何某对陈某的责任债务和张某对陈某的责任债务是因为不同的法律事实而独立产生,但最终是由可归责于某一事实而引起数个债务的聚合,使数个单独债务发生牵连。   第四、虽然数个债务同时在一个纠纷中产生,但最终承担责任的只能是一个责任主体,并不发生数个最终责任主体的问题。一个责任人履行债务后,则其他债务人的债务则归于消灭,这与连带之债有相似之处。本案冯某和何某作为侵权方是最终的责任主体。 引用法条该文中引用法条,自2021年1月1日《民法典》生效后,更改为:[1]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二条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191-9826-6463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公司电话

191-9826-6463

二维码
线